首页 > 资讯 > 国际 > 正文
2022-06-13 05:46

数千名抗议者要求对美国枪支暴力采取行动

剧情简介

各个年龄段的抗议者络绎不绝旅游的国家华盛顿的nal Mall,在那里活动人士放置了4.5万多个白色花瓶,每个花瓶上都插着鲜花,代表2020年在美国被枪杀的每一个人。

在华盛顿以外的地方,星期六全国各地还计划举行数百场示威活动,其中包括在帕克兰,抗议者举着写有“我是下一个吗?”

周六,成千上万的美国人走上街头,要求对困扰美国的毁灭性枪支暴力采取行动 共和党政客们一再阻挠制定更严格的枪支法。

各个年龄段的抗议者涌向华盛顿的国家广场,活动人士在那里放置了4.5万多个手持鲜花的白色花瓶——每个花瓶代表2020年在美国被枪杀的人。

一名抗议者在华盛顿纪念碑附近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保护人民,而不是枪支”。“恐惧在学校是没有立足之地的,”另一条写道。

上个月发生在德克萨斯州一所小学、导致19名儿童和两名教师死亡的两起恐怖枪击案,以及发生在纽约一家超市、导致10名黑人死亡的一起枪击案,促使了“为我们的生命游行”(March For Our life)组织的集会。

2018年3月,这个由佛罗里达州帕克兰一所高中枪击案的幸存者成立的学生领导的组织举行了一场集会,吸引了数十万人来到美国首都。

四年后,示威活动因缺乏进展而受挫。

讲台上反复响起“受够了”的声音,演讲者包括帕克兰的幸存者X·冈萨雷斯和马丁·路德·金的孙女约兰达·金。

加内尔·怀特菲尔德说:“我们在这里要求正义。”她86岁的母亲5月14日在纽约州布法罗市的超市枪击案中被杀害。

“我们在这里与那些敢于要求合理枪支立法的人站在一起。”

根据枪支暴力档案(gun violence Archive)的数据,今年到目前为止,美国的枪支暴力已造成1.93万人死亡。美国的枪支暴力问题远远超出了备受瞩目的大规模杀戮,其中超过一半的死亡是由于自杀。

在华盛顿以外的地方,星期六全国各地还计划举行数百场示威活动,其中包括在帕克兰,抗议者举着写有“我是下一个吗?”

纽约市也有数千人参加了游行。在布鲁克林,人们为在乌瓦尔德被杀的孩子竖起了白色十字架,在布法罗被杀的孩子的画像被绑在购物车上。

在5月24日德克萨斯州乌瓦尔德市的罗柏小学发生枪击事件后,获得枪支的便利以及可能导致枪支被用于袭击的心理健康问题都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

一名刚满18岁的枪手购买了两支冲锋枪。

控枪倡导者呼吁对这类步枪采取更严格的限制或完全禁止。但反对者试图将大规模枪击事件主要归咎于心理健康问题,而不是武器问题。

德克萨斯州体育教师杰拉德·门德斯(Gerald Mendes)参加了纽约的集会,他表示支持美国宪法赋予的携带武器的权利,但“至于ar -15和战争武器,我们普通公民不需要这些。”

大多数美国人支持更严格的枪支法律,但许多共和党议员的反对一直是重大改革的障碍。

63岁的华盛顿居民辛西娅·马丁斯(Cynthia Martins)说:“美国人民的意愿正被少数人颠覆。”他指的是共和党。

“我们仍然处于这种情况是有原因的,”她说。

一些议员正试图通过枪支管制。

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House of Representatives)本周通过了一系列提案,其中包括将多数半自动步枪的购买年龄从18岁提高到21岁,但民主党没有在参议院获得推动该提案所需的60票。

一个跨党派的参议员小组也一直在研究一系列限制枪支的措施,这些措施可能会发展成几十年来首次严肃的枪支管制改革尝试。

但它不包括攻击性武器禁令或普遍的背景调查,这意味着它将达不到乔·拜登总统的期望。

菲丝·巴雷特(Faith Barrett)是一名教师,她和同样是一名教师的女儿一起参加了这次集会。她表达了广场上许多人的沮丧情绪。

“我们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47岁的她说,只是“试探性地”希望改变会到来。

她和女儿都有应对学校枪击案的计划。

巴雷特说:“大多数老师看着他们走进的每一间教室,就会想,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我该把我的孩子放在哪里。”

枪支暴力的幽灵也笼罩在集会上,警察和安全部队在集会上部署了大量警力。

为乌瓦尔德事件的受害者举行了片刻的默哀,当时舞台附近发生骚乱,人们惊恐地跑开,引起了短暂的恐慌。

人群很快平静下来,制造骚乱的男子被拘留,公园警方告诉当地媒体,没有发现武器,一些人震惊得流泪。

帕克兰一名受害者的父亲弗雷德·古滕伯格走上讲台,安抚人群。

“不幸的是,有人决定出现,把我们每天生活中的恐惧带到生活中。”